<br>我没有想到做为孤家寡人的我,在妻子过世一年之后,我的床上突然再度出现了两个女人,轮流尽着妻子的义务,使得我的性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而且着两个女人不是别人,一个是我的小姨子小雅,一个却是我的岳母素萍。 <br><br>妻子在死于难产之后,岳母素萍和小姨子没有离开我们家,而是留下来肩负责对婴儿的照顾工作,同时也是为了不让我独处而过于伤悲,她们是在妻子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就搬到了我家,他们自己的家则从此空着,因为我的岳父很早就过世了,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当初别人给我介绍的对象其实是小姨子小雅,但是当时没有说明,只是朋友带我去她家做客,但是对后来成为我的妻子的姐姐小静一件倾心,因为她的性格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安静沉稳,体贴温柔,长长的披肩发总是散落在肩上,说话细声细语。而她的妹妹小雅则是显得有些开放,头发短得几乎像个男孩子,说话做事果断明了,敢爱敢恨,直来直去。两姐妹虽然有着反差很大的性格,但是对她们母亲的孝顺是完全一样的,因为她们的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是岳母将她们含辛茹苦地拉扯大,所以对母亲也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br><br>一年多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为了减少她们的麻烦,我就说服了岳母将孩子送到全托的幼稚园了,每个星期五晚上才接回来,星期一早上再送去。后来岳母曾和我商量说她们准备回自己的家去,以后改为每个星期五来帮我照顾孩子。同时也劝我该考虑重新建立家庭,再找一个人进来共同生活。说实话,我和妻子的感情很好,所以这一年有了岳母和小姨子的细心照料,使得我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几乎没有再想过重新另寻新人的事情。 <br><br>期间曾经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我个小姨子小雅之间的关系有点尴尬,那是在妻子逝后的半年左右,有一天夜里,小雅在夜间穿着单薄的睡衣来到我的卧房丽,我醒来时看到她坐在我的床边,我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小雅当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之后说,没有什么事,只是想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没有。 <br><br>她这么说我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那段时间我还没有从小静的影子中解脱出来,看是看着眼前这个和小静长得几乎一样的小姨子,我的心里也有点飘然起来,当时的理智告诉我不应该做什么,不然将会破坏这一家的安宁,何况当时我也不想改变那时的状况。所以我当时就对她说,小雅,我没什么,你也早点回房去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再说好吗? <br><br>小雅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向前坐了坐,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然后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脸,说,我只是看你最近好像不是很开心,总是那么忧郁的样子,所以想来安慰安慰你,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也应该重新振奋起来重新生活才对,过去的事情毕竟过去了。 <br><br>我将手掌放在小雅的手背上,真的是充满感激地说,谢谢你,我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做,只是需要点时间而已。 <br><br>小雅抽出放在我脸上的手,慢慢地沿着我身体向下滑,直滑到我的大腿上,老实说,当她的手指滑过我的腹部时,我的确感受到了那种久违的刺激,全身心地将感觉集中在她的手指尖上,但是她却避开了我的中部,而是直接用雪白的手掌扶在我的大腿内侧上,同时还轻轻地抚摸着。我当时不敢肯定她还是不是处女,也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有了性经验。但是理智在告诉我面前的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小姨子。我不应该有过多的非分之想。何况当时我还听岳母说小雅正在见一个别人给她介绍的男朋友。所以我就按住她的手掌,免得我也来越有点鼓起的中部暴露在她的面前而出丑,就说,我都明白,我看你还是回去睡吧,我会好好照顾我自己的。面对我的婉言拒绝,小雅久久地盯着我很久,终于不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br><br>但是我感觉从那以后,小雅对我的态度好像比以往更加冷淡了,在家里也有意无意的回避着我,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听岳母说她交了几个男朋友之后都没有一个成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怪异,脾气也更加暴躁,后来甚至发展到整天和一个看上去瘦弱娇小但或是黑色的丝制睡衣,由于质地很轻薄又是定制的,所以都很得体,将她的身躯很好地显露出来,岳母大我二十多岁,喜欢将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她的皮肤很好,老岳父原来是中医,所以岳母也懂得很多养生方面的知识,每天除了做饭之外,就是炖那些补品,所以看上去她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岁应有的老态。身材属于那种南方女性的玲珑小巧,只是手和脚和身材相比有点显得不相称的肉呼呼感觉。有时候看着看着,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有点异样的感觉,甚至要掩饰一下我下面的蠢蠢欲动。、<br>后来相处的时间越久,我的那种欲望懵懂就越来越强,每天坐在那里偷偷地观察她的时间越来越久,甚至开始在脑海里出现了和她意淫的场景,我的眼神仿佛象能透视一样,透过她的睡衣去想象里面那白嫩细腻的肌肤。我甚至对自己的心态有点怀疑,怎么我会对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妇人身体开始这么痴迷,甚至在夜里做梦时都会偶尔梦倒我和小静在床上翻云覆雨,只是我梦中怀抱的小静的身体没有她原来那样的,仔细想想想,好像那个身体和身材是岳母才对。 <br><br>从那以后,我总是在沉溺和理智之间徘徊着,岳母好像也有点观察到了我的偶尔失态,但是从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只是比以往更加关心我,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是终于有一天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飞速的变化。一切变得无法收拾。 <br><br>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一天由于岳母在房间突然跌倒,为了不摔倒怀里的孩子,使得脚腕子崴得很严重,当我从外面买完东西后回到家中的时,岳母的脚已经肿得很大,我赶忙让岳母坐在沙发上,然后找出来家里备着的红花油为她涂抹,坐在岳母的前面,让岳母将脚平伸着放在我的腿上,由于岳母是穿着居家的裙子,所以两条白净的小腿就放在我的眼前,尽管在一起生活很久了,但是从没有这样近距离地相处,以往也更没有接触过她的身体,所以我和岳母都对此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br><br>为了让药效渗透到皮肤里面,在涂抹之后需要不断地在表面上轻轻按摩,或许是加上疼痛,就在我低头专着地按摩的时候,岳母也不时疼得发出阵阵压抑不住的呻吟,面对手上这双白净细腻的双脚,加上耳边那类似于性高潮时的女性呻吟声,很久没有性反映的我竟然有所触动,弯着的腰中部也竟然开始有些勃起,一点点地开始膨胀,加上岳母的双脚原本就离我那里很近,在没有勃起的时候还没什幺,但是勃起来之后顶到了岳母的脚掌,或许岳母也通过脚掌感受到了什幺,或是觉得刚才她的呻吟声有点太那个了,不由得满脸通红,急忙要抽会放在我腿上的双脚。我连忙按住说,别动啊,越动越疼,等药效进去了才行。 <br><br>就这样,岳母不动了,放任着我继续在她的脚腕子上按摩着,同时由于某种刺激的因素,我勃起的部位也没有消失,而岳母的脚掌也正顶在那里,不知道是由于疼痛还是什幺别的原因,岳母的脸越来越红,喘息声也越来越重。 <br><br>岳母今年57岁,由于多年保养的不错,看上去也就刚过50的样子,身材属于那种娇小玲珑的类型,皮肤细腻洁白,发髻向大多数南方女性那样束起,性格完全和我的妻子一样,不仅心细体贴,而且知书达理,听妻子说过在她父亲死后,仍有很多人接近她母亲,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她始终没有选择再婚。<br>对于我这个女婿,岳母当初就表示了十分的满意,一再催促我的小静早早地结婚,记得曾经听过妻子说,岳母对我很满意,说从我的面相上看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不仅性格文雅,有上进心,而且老实可靠,妻子还私下透露说,她母亲告诉她过说我的大鼻子说明我是个身体强壮的好男人。事实证明我们婚后的生活如鱼得水,尤其是在性生活方面和谐美满,从没有让妻子感到失望过。 <br><br>过了很久,我和岳母都这样默不做声,尽管我低着头,我也能感受岳母正在默默地审视着我,许久,岳母终于开口了,说,孩子,我是过来人,有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我说,您有什幺话尽管说好了,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客气? <br><br>岳母说,小静毕竟已经不在这幺久了,虽然说有我们帮助你带孩子,但你毕竟是个男人,将来的路还很长,我和你说过多次了应该再成个家,可你总是不当回事,小雅帮你介绍的几个人你也不满意,总这样拖着要到什幺时候啊。 <br><br>我说,现在我还没有想到这幺多,再说不管怎幺找,也不会再找到能和小静相比的人,与其随便找一个凑合过日子,还不如象现在这样的好。 <br><br>岳母说,可是你毕竟是个男人啊,总是过这样没有女人的日子终究不是回事。哪怕适当有个女人交往一下也好啊,不然对身体也不好。 <br><br>我说,您的意思是不是指夫妻方面的事情? <br><br>岳母听到我如此直接了当地问,马上把脸转到一边去,红着脸不说话,但是仍旧微微点了点头。 <br><br>我说,算了,曾经见过几个人,但是没有和小静在一起时的那个感觉。也许小静对我的影响太大了吧。除非是碰到和小静的性格长相很相近的人才行。 <br><br>岳母想了想说,你觉得小雅怎幺样?是不是可以考虑和她再重新成立个家庭,她长得和她姐姐一样,只是性格上相差很多,再说她对你的感觉也很好,总说将来找个象你这样的男人才嫁。我看你们倒是很合适。 <br><br>我没有走脑子就低着头搪塞着说,我比较注重性格,她和她姐姐长的差不多,但是性格差的太远,完全没有您和小静的这样的性格。再说她现在也在四处应付别人给她介绍男朋友,我看还是算了吧,让她续弦还不如让您续弦呢。我开玩笑地说。 <br><br>岳母听了我半奉承半推搪的话,说,越来越没样,连丈母娘你都敢说这种话,难怪小静常说你是表里不一,看着老老实实,其实心里也都是一肚子怀水。一边说着一边用脚在我的腿上踹了一下,正好脚掌完全贴在我的勃起位置上。 <br><br>我借机握住她肉呼呼的脚按在那里不让她再缩回去,用手掌在脚背上慢慢地抚弄着,同时身子向前凑了凑,使得我突起的部分紧紧地贴住她的脚板上,其实我早就对这个风韵由存的岳母产生过不少性的幻想,在心里我总是对温柔贤惠的女性感兴趣,尤其是那些年纪比较大的。此时心想反正已经这样了,就借机调戏她一下,就说,现在谁还结婚啊,这栋公寓里面有洗衣服的,有一天到晚随时送三餐的,有按小时上来打扫房间的,有临时的托儿所,凡是老婆能做的事情,他们基本上都能提供了。 <br>岳母听了想了想,用脚在我突起的地方顶了顶说,他们管你这些吗?男人毕竟要有一个女人在身边才是啊,小静走了这么久,你不能老是一个人这样熬下去啊。 <br><br>谁说我身边没有女人啊,不是有您和小雅在吗?我说。 <br><br>岳母说,我在有什么用,你倒是应该考虑和小雅再结婚。 <br><br>我说,我早就说过了,和小静结过婚后,我对其他的人不再感兴趣,即使是有其他的女人,也只是调剂一下性方面关系,感情的事就算了,您这么多年没有男人不也是过来了? <br><br>总是每天在外面瞎混,交往了很多男朋友,但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你应该考虑一下,那哪怕是按你说的和她调剂一下也好啊,我就不信你这么结实强壮的男人能一个人守得住。岳母说。 <br><br>找她,她一个小男人婆的样子,找她调剂还不如找您调剂呢。小静不是也嘱托您多照顾我吗?您不会看着我总是这么挂着吧。我开始越加放肆地说,同时用我的杀手锏,按着她性感的小脚在脚面上慢慢抚弄着,并且用手指不断地轻轻在她排列整齐的脚趾上面扫着,我知道,没有那个女人能够在这样的抚弄下还能把持得住的。 <br><br>岳母的小脚也随着我的抚弄而有些轻微的抽搐,看的出来她也在我的抚弄下有些迷乱了,听完了我的话,脸更红了,连忙说,越来越不象话,你在外面再怎么样乱来都没有什么,但总不该连你的老丈母娘也不放过吧。<br><br>唉,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谁让我周围认识的人里只有您的性格和长相最象小静呢,要是小雅和小静一样我早就考虑她了。我故作伤感地说。 <br><br>岳母听了我的话不再做声了,只是静静的靠在那里想着心事,我也不再理她,只是慢慢地一边帮她按摩一边注视着她的肉脚意淫着,感受着她脚面上的温暖慢慢地传送到我的肉棍上,同时也有些不自主地将手慢慢向上移,去轻轻抚弄她细腻的小腿部。 <br><br>岳母似乎也感到了我的心态,或许不想让这样尴尬的情绪持续下去,或是也怕她自己把持不住,连忙对我说,好了,我已经好多了,不用在揉了,你扶我到床上靠一会,你先忙别的事情去吧。 <br><br>都是一家人,毕竟以后还要相处,我也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僵了,连忙站起来,要将岳母扶到床边,不想岳母的脚伤还没有好,刚一站起来就疼得嘴角一裂差点倒下去,我连忙把她扶住说,算了,您别动了,说着干脆一把将她整个抱起来想放倒她房间的床上去。岳母刚开始还一惊,但是听了我的话,再加上刚才的疼痛,也就不说什么了,用手臂环住我的脖子,头微微靠在我的肩上,任我将她抱起来送回她的房间。 <br><br>天,您怎么比小静轻这么多,我一边走一边不由自主的说。 <br><br>胡说,难道你一天倒晚老是抱着她?岳母听了也笑着说。 是啊,以前每天她洗完澡我都是这么抱着她送倒房间里的床上,就像现在这样。 <br><br>唉,如果真的是这样,还真是让人羡慕啊。只是可惜。 <br><br>羡慕什么,您要是喜欢,也像这样享受一番,以后我也这样每天这样抱着您好了,谁让我们是一家人呢。是不是?我笑着说。 <br><br>别整天没有正经的,别忘了我是你岳母啊。岳母一边说,一边用手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打了一下。 <br><br>但是小静不在了,我现在也和你一样了,都是孤身男女,不过是年纪相差一些罢了,您说是不是。我一边说着,借机用抱着她腰上的手向上移点,将手掌放在她的胸部上,没想倒,手上的感觉倒的竟然是触起来还很结实丰满的,我下面的肉棍顿时再度硬了起来,于是将手臂向下放,将她弯曲的臀部下移,正好顶在我坚硬的下部上面。一边走,一边在她的臀部上有意无意地蹭着。岳母当然也感觉倒了我下面的变化,连忙加上一只手抱住我的脖子,试图将身子向上移,但是这样反而是显得更加亲密的样子,几乎完全曲偎在我的怀里。 <br><br>将她放倒床上之后,她连忙对我说,好了,我先休息一会,你先忙别的去吧,一会小雅也该回来了,让她做饭好了。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br><br>为了避免她的太尴尬,也为了让她有个回旋的余地,我扶着她在床头靠好之后,就离开了她的房间,让她独自一个人去那里慢慢回味今天的一切。走到门口时我一回头,看到她正在低头沉思,但是从那一个起,我知道今后我要做什么了,不由得微微点了点头,为我的决定做出了肯定。 <br><br><br><br>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9.28--1<br><br>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9.28--2<br><br>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9.28--3<br><br>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9.28--4<br><br>點擊進入==== 〓㊣≤國産自拍免空精品下載≥↘09.28--5<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