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只有一室一厅一厨一厕五十平米的住房,陈刚在和坐月子的老婆争吵中被撵出了卧室。<br>不知咋的今天小孩的尿特多,他已经起夜给儿子换了两次尿布了,上班的他经不住这样的折腾,是第三次了还叫他换,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和老婆王美吵开了,哪知生小孩后脾气越来越坏的老婆王美还把他关在了卧室的外面,这可是凌晨三点过呀。<br>妈的个屄,早晓得有小孩恁个麻烦,打死老子都不给你日个娃儿出来。<br>这女人的洞洞当时搞起来安逸,现在不但搞不成了还得侍候这个小祖宗。<br>寒冷的冬天让只穿了棉毛衣裤站在门边的陈刚冻得发抖。<br>这可早就让争吵惊醒了睡在外间单人床上的姨妹王丽。<br>「姐,你把门开了好不好?再把姐夫冻坏了我可沒精力侍侯你们三个哈,姐,你听到沒有?」<br>等了一会还是沒有动静,她再次叫到:「你是不是不开门哟?得了,你俩个是我的爹妈,我怕你们了,明天还是叫妈来侍侯你,我也懒得管你们的闲事了。」<br>说着就把被子一拉,遮住了头又睡。<br>原本说好是让她妈来侍候王美坐月子的,但老头子又生病了,沒法,就让王丽把已经两岁的小孩交由妈一起代管,让她来了。<br>王丽迷迷煳煳的睡了三四十分钟,沒人吵了,藉着月光伸出头看了看,卧室的门还是关着。<br>正想转过头再睡,忽然看到一个人影蹲在墙边,着实还吓了一跳。<br>仔细一看原来是姐夫披着她红色的外套还在那里冻得发抖,她轻轻地叫他:「姐夫,我姐她沒给你开门……就一直冻着?……」<br>陈刚说:「她的脾气越来越坏了,我明天还得上班,好冷啊!」<br>王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唉……<br>陈刚说:「有了小孩后,大多时间半夜都是我起来换尿布,今天晚上我已经换了两次了,让她换一次就和我吵,还不让我好好的睡会……」<br>王丽她不便斥责自己的姐姐,但又不忍心眼看着这个一贯令她尊敬的姐夫,现在却冻得可怜巴巴的姐夫说:「要是冻生病了怎么办……姐也是才做母亲,她也不适应,以前我刚有小孩的时候也是这样,你多谅解她点……要不然到我这里来挤挤……先对付一晚上……」<br>她把身子背对着他,又往里靠了靠,留下了半个被子给他。<br>陈刚原本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对这个比他们还先有小孩的姨妹并沒有邪念,今天的确是沒法了,起身走到床边一看,想睡在她脚那边又沒有枕头,只有睡一头了,也就大大方方地爬上了她的床,他也是把背向着她,他们都穿着长的棉毛衣裤,也只有后背的接触。<br>王丽只感到姐夫的身子在发抖,那是刚才冷的,他们就这样背靠背静静地则卧着,谁也不说话,但他们都沒有睡着。<br>过了二十来分钟,陈刚的身体稍微好些,但还时不时地抖几下,身体还沒有完全暖和。<br>王丽轻声地说了句:「姐夫……还沒睡暖和吗?那你转过身来吧……抱着我暖和得快点……」<br>陈刚犹豫了下回答到:「平时不觉得,哪知道今天这么冷啊……」<br>他转过身,一手穿过她的脖子绕到肩膀搂着,另一只手放在了王丽的腹部,他的身体前面紧贴着她的后面,胸、腹、腿都靠得紧紧的,虽说是隔着各自的衣衫,但他还是感到王丽身体的暖和正在传递给他。<br>而王丽却感到他一身冰凉,她用手碰了碰陈刚的手说:「你真的好冷啊……」.<br>她把自己的棉毛衫往上拉了拉,露出腹部后把陈刚的手移到上面说:「手放在这儿吧……暖和得快点……」<br>陈刚的手掌接触到王丽那光滑而暖和的肚皮,好舒服呀,要是脱得个精光抱在一起不知道有多爽,但心中马上一震:別乱想,別乱想,她是好心,可不能有非份之想。<br>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所接触的那地方也变冷了,他的手也暖和了些。<br>他又把手朝腹部的左边移了移停留在那里,又要暖和得多,隔了会又朝右边移了移放在那里取暖,王丽沒有制止,然后他把手不由自主地又移动上腹,最后又是下腹。<br>陈刚的手伸进了她的裤腰,指尖已经接触到她那茸茸的阴毛边沿,那感觉实在是太妙了,这时王丽的身体轻微地抖动了下,他也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手才引起王丽身体的颤动。<br>为了不引起她的思维存在着姐夫和姨妹同床的反感,手又回到的腹部的中间,平时称唿惯了姨妹的词并沒有出口,而是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小丽……你是那么的善良……体贴……令我好感动……好喜欢……」<br>他本想说『好喜欢你』,最后还是把『你』字省略了。<br>「沒什么……」王丽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br>陈刚看到王丽沒有反感的意愿心中暗喜,老婆的不理解促成了和姨妹的亲近,这种机会是不可多得的,就算是不作什么,能如此地搂着她也是幸福的。<br>他的手掌一改规范地在姨妹腹部的停留为转圈式的抚摸。<br>「小丽……我真的好谢谢……你的肚皮给我代来了温暖……我现在的手……我的心……都暖和多了……你知道吗……」<br>当他的手转抚到她腹部的下方时,看是无意却是有意地用指尖在她的阴毛上划过。<br>「我知道……你的手……」<br>她想提醒陈刚的手別再往下方摸了,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却是:「手是比刚才暖和些了……」<br>「小丽……这里还要暖和些……」<br>陈刚感觉抚摸到她的阴毛边沿了也沒有反对,心跳加速,鸡巴在澎涨,冒着色胆把手往下伸去想抚摸她的屄屄……<br>王丽已经开始感觉到屁股上姐夫的鸡巴变硬,再加上他的手往下插,本能地把双腿夹紧身体一弓,臀部也离开了他些,一只手压在了陈刚的手上,手就停留在阴阜的上方前进不得:「姐夫……別往下摸了……好吗……」<br>这是她习惯对陈刚的称唿。<br>「我是想……那里……更暖和些……」<br>他沒有打算把手退出来。<br>「但是……但是……」<br>她沒有变更姿势,虽然现在的情况已经改变了她的初衷,始终是除丈夫以外的另一个男人这样搂着她,而且不停地在抚摸她的腹部、连毛毛都让他摸到了,可也怪了,自己的手放在阴部一点感觉都沒有,可男人的手摸起来就是不一样,会产生一种无法抑制的快感,也不好说出。<br>她的身体已经有反映了,如果再让摸下去的话自己不知道会作出什么反映来,那会多让人害臊呀。<br>她满脑子乱哄哄的失去了正常的思维,不愿马上丢失现在的快感,但也沒有勇气让对方有进一步的动作,心神不安地犹豫着,只有紧紧地拉住他的手身体也不敢乱动。<br>「小丽……我知道……你的心最好了……我只是……把手放在那里……好吗……」<br>王丽沒有说话身体也不动,在静静的夜晚可以听到她轻微的喘吸……<br>陈刚将下身往前移了移靠紧她,那坚硬的鸡巴刚好就顶在圆圆的屁股中央……<br>王丽的菊花是最敏感的地带了,虽说是隔着布料也让她措手不及地惊吓得双腿一伸下身往前挺地躲开。<br>陈刚看她伸直了身体,手也可以摸到她阴阜上端的肉缝了,他认为姨妹已经在配合他的动作了。<br>食指和无名指压住那嫩嫩柔软的肉往两边一分,中指就落在了肉缝中,指尖刚好在她开始发硬的阴蒂上轻轻地揉了揉,并把身体往前移,鸡巴顶在她屁股的肉瓣上……<br>王丽的胸被陈刚的小臂压着、屁股让鸡巴顶着、羞处还被大手覆盖着揉那敏感的阴蒂、全身都让身边的这个男人包裹着让她显得有些惊慌意乱、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她有些意乱情迷难以抗拒地『嘤』地哼了声:「姐夫……別……別这样……」<br>「小丽……哥就想这样抱抱你……摸摸你……」<br>「別……」<br>「哥好想……摸摸……」<br>「小丽乖……我两三个月沒摸过女人了……今天……真的好想……」<br>「这样……不好……」<br>「都已经摸到了……帮帮我……就让我好好的摸摸吧……我的乖小丽……」<br>这女人呀,都有一个通病,只要她的身体某个部位让你接触过一次,她就不会刻意的拒绝你第二次。<br>王丽也不例外,她叹了口气:「唉……你呀……但是……你可不能……再得寸进尺的……要我了……」<br>她为自己设下了最后一道防缐。<br>「一定……我一定听话……」<br>陈刚发出了喜悦的声音。<br>王丽这才把绷紧了的双腿放松,握住陈刚的手也松开了。<br>陈刚在这时可沒有往下摸,而是抽出手把她的裤子往下拉。<br>王丽急忙拉住裤腰:「別脱……姐夫……就这样摸……」<br>陈刚的手也在她的裤腰上:「我都说了……我一定听你的……只是摸摸……穿上它挡事……我就是好好的摸摸……」<br>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王丽的手才慢慢地松开了,陈刚顺利地脱光了她的内外裤。<br>让王丽平躺着,再迅速地把自己下面也脱得个精光则卧靠着她,这才将手覆盖在她的阴部上。<br>陈刚那结实的大腿肌肉和硬硬的鸡巴刚一接触到王丽则面的髋部和大腿时,她楞了下,怕他有进一步的动作,稍有慌乱地问:「你怎么……也脱了……」<br>「我只是这样挨近你……就已经很舒服了……不敢有別的想法……」<br>「啊……」<br>王丽松了口气,她把自己靠陈刚的那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只要你不把鸡巴插进我的身体里就行了,就让你摸摸吧,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br>陈刚把头够过去,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地一吻,王丽觉得痒痒的,脖子跟着一缩,可吻得她又是那么的舒服。<br>陈刚就势把她的耳垂含到了口中,用舌头舔舐着……<br>王丽扭妮着避让:「姐夫……好痒啊……」<br>「乖丽丽……你好可爱啊……」<br>他放弃了吻,可手又在她的大腿根中抚摸着,滑滑的液体从她的小屄渗出,他把中指轻轻地一压,就被她那两片湿滑的阴唇包裹住了,又滑又暖和:「我好喜欢你啊……」<br>「你的手指……都……弄在里面了……」她又伸出手想去拉他的手腕。<br>「沒有呀……我的乖丽丽……只是在你那小花园的门口……」<br>「就是进去了……我知道……」<br>「真的是你感觉错了……是在门口……你不信?要这样才是在里面去了……」<br>他边解说边把中指一弯一压,伸进阴道中的指尖刚好碰到了她的宫颈,他的指头还在那里揉了揉:「感觉到了吗……」<br>突发的快感从那地方快速地传到了全身,王丽身子一哆嗦,让她产生一种就要洩出的慾望,她急忙双腿紧紧地夹住他的手:「啊……姐夫……別动……我……」<br>她咬着牙好辛苦地才说出这几个字。<br>「好,我不动……好可爱的妹妹啊……我哪知道……你那里面这么敏感……」<br>插在王丽屄的的手指果真沒有动了,就这么让手指在她那迷人的温泉里泡着,感受着她那里面的嫩肉还在阵阵的挛动。<br>王丽嗲嗲地嘤了一声:「就怪你……还取笑我……」<br>「我哪是取笑你呀……我的小乖乖……爱你还来不及呢……那水汪汪的感觉已经让我神魂颠倒了……我好喜欢……」<br>「就你嘴巴甜……说些好听的来哄我开心……」<br>王丽将发烫的脸凑过去。<br>陈刚很热情地亲了一口:「这里也应该亲亲……」<br>搂着她肩的那手把她的上衣往上翻,再把胸罩也撸在了她的颈部,抚摸着那柔软丰满的乳房,乳头立即就站了起来,他侧过身子温柔地舔了舔乳头,再含到口中舔吸……<br>王丽扭了扭身子:「唉呀……唉呀……你吸得我……好心慌……痒……」<br>陈刚抬起头:「只是痒?不舒服吗……」<br>「有点怪怪的感觉……也舒服……」<br>「妹夫吃过你的奶吗?」<br>「就只有儿子吃过……他沒有……」<br>「嘻嘻……你还会佔我的便宜……当我是你的儿子了……那我就应该好好的慢慢的再品嚐品嚐……」说着又低下头吸了起来……王丽娇吐露嗔地本想拍打他一下,但又怕发出的响声惊醒了卧室里的姐姐同,就捏了一下他的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真话……」<br>说着又低下头吸了起来……<br>王丽娇吐露嗔地本想拍打他一下,但又怕发出的响声惊醒了卧室里的姐姐,就捏了一下他的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真话……」<br>陈刚则过头笑嘻嘻地说:「我的好妹妹……那我可就真有福了……我是第一个能吃到你奶的男人了……」<br>说完又吱吱地吸了起来,他的手又在她的阴道里活动起来。<br>上下的进攻让王丽才平息一点的性慾又开始高涨起来,她不由自主地一手扶着陈刚的脖子,一手从腹部滑落在他的大腿上:「不理你了……只知道乱说……」<br>陈刚口手并用,弄得王丽已经发出了细声的欢快呻吟,过了会,陈刚在她耳边悄悄地说:「我的小心肝……翻过身过来……让我抱着你……」<br>「嗯……」<br>陈刚把自己的衣服也翻到的颈边,将她搂到了自己的身上,分开腿,王丽则像个八瓜鱼式的趴在陈刚的身上,双乳紧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挤得变了形,硬烫的鸡巴就压在他们两人的小腹中间,他的手在王丽的背、腰、屁股、大腿间来回的抚摸,嘴也在她的脸上不停地吻着:「乖乖妹……这样抱着你舒服吗……」<br>「嗯……」她将脸靠在他的肩上。<br>「就是有个地方被压痛了……」<br>「哪里……」<br>「鸡巴……」<br>「好难听呀……说些什么啊……」<br>「我不信妹夫就沒说过……」<br>「他才沒说呢,会压痛还抱我上来?那我下去吧……」<br>「不,我喜欢这样抱着你……主要是肚皮不滑才会痛……」<br>他的手摸到了她的羞处并在肉缝里爱抚:「你这里又湿又滑,让这个地方压着就不会痛……」<br>「想得美,我还不知道你的鬼心眼……」<br>「好妹妹,我可是说真话哟,你对我这么好,哪敢和你耍心眼啦……那你说说耍什么心眼……」<br>「我不想说,你自己知道……」<br>「真不知道,说嘛……」<br>「你呀……就想让那地方挨着……趁机好弄我……」<br>「想和妹妹好好的欢喜一回,沒错,可是你也不会同意呀……」<br>「当然不同意……」<br>「所以呀,那只是空想……现在真的还沒敢朝着那方面想……只想你的小屄屄压在上面就行了……又湿又滑的不会痛……也舒服……只要你把身体向上一点点就行了……」<br>「就只是压着?你骗我的吧……」<br>「我骗你幹吗?就只是压着……我保证身体不动……你想想……要是我下身一点都不动……鸡巴又怎么会插到你那里面去呢……」<br>这引起了王丽想到做爱的情节,如果男的不挺下身真还沒法插:「你平时不这样啊,现在满嘴的髒话……一说就是鸡巴鸡巴的……好难听……」<br>「哈哈……我的乖妹妹也开始说鸡巴了……」<br>「还不是你惹起我才说的……」<br>「怪我怪我……爬上来点吧……」<br>「你真不动?……」她还是怀疑他不会动。<br>「好妹妹,就信哥一吧……我真的不动……我发誓,要是我动了的话,天……」<br>话还沒说完,嘴就让王丽的手给挡住了:「別说了……好吧……我信你……」<br>她何尝又不希望鸡巴能贴着她的小屄屄呀?<br>阴道里面可已经让她受不了啦,好似那里面有无数的虫子在爬,痒的除非鸡巴的插入才能止住,又能享受到那充实饱满的舒畅。<br>可是她怕,怕自己忍不住出轨?<br>怕自己的老公知道?<br>怕姐姐指责她?<br>怕以后怎么面对姐夫?<br>可她自己也煳涂了,不知道在怕什么……<br>陈刚扶着她圆圆的两辨屁股往上托,王丽的双膝支撑在床上移动下身,将阴阜压在了陈刚的鸡巴上,她左右轻轻地摇了摇,趟在陈刚小腹上那硬硬的鸡巴中段就被湿滑的两片阴唇裹住了:「这就舒服多了……再上来一点点……毛毛压在鸡巴的头头上了。」<br>「怎么这么多事啊……」<br>王丽又随着他手的搀扶向上移了点,整个鸡巴就顺着卡在了她的肉缝之中:「这下满意了吧……」<br>陈刚把手从她的屁股后面摸下去,由于王丽是趴着的,她的阴道入口还晾在外面,手指轻易地就滑了进去,好多水呀,手指的进入让她的淫水渗了出来,滴落在他的阴囊上,还能感觉到热热的。<br>「乖乖妹……喜欢你好多水呀……都滴在我的卵子上了……」<br>王丽轻轻地揪了他一下:「都怪你……给你压上了……还要拿手来弄我……」<br>「不喜欢吗?……」<br>他又挨揪了下,得到的回荅是:「不知道……」<br>陈刚明白王丽是喜欢接受他这样调情的,嘴里说出的却是相反的话,他才难得和她计较呢,把手扶在了她胸的两边:「你把上身抬起来,让我好好爱抚爱抚你的咪咪……」<br>他的目的是双重的,既可以玩奶子,又可以让她变成坐姿,那整个的鸡巴就可以让她的肉缝好好的夹住了。<br>王丽抬起身子后,也觉得那长长硬硬火热的鸡巴完全卡在她的肉缝里,比刚才那种姿势更舒服,她的那对奶子在那双大手的捏、揉、推、拉下,鸡巴也同时在轻微地摩擦着她的会阴、阴道口和阴蒂。<br>爽、痒、麻、酸、酥的感觉在体内急速的乱窜,她把双腿夹紧他的脘部,想忍着盡量减小那种爽快的感觉……<br>陈刚心里可明白了,她喜欢这种摩擦,但又有顾虑:「好妹妹……別怕……身体放松一点……像这样前后的动一动不单是你……我好会更舒服……我说过我不会动的……你自己动一动还怕什么呢……」<br>「嗯……」<br>能为自己带来快感的动作何乐而不为暱?<br>她试着把屁股慢慢地前后摇动,真的是好爽,陈刚的确也很守信,骑在胯部的屁股摇了二三十下,也沒有挺他的下身来迎合,王丽在朦胧中小心地继续摇着……<br>陈刚知道鸡巴沒有滑进她的阴道是因为晃动的弧度不大,角度也不对,他要调整王丽骑在他身上的角度:「小乖乖……把胸挺过来点……我好再吃吃你的咪咪……」<br>「讨厌……」<br>但还是顺从地把她的胸挺了过来,让奶对着陈刚的口。<br>陈刚扶着她的腰身:「真乖……我吃我的……你摇你的……我们都舒服……」<br>边吸着她的奶子和乳头边用手推动她的身体……<br>王丽正在如痴如醉地前后地晃作,已经意乱情迷的她闭着眼体验着给她带来的快感,突然她张嘴『啊…』了一声就楞住不动了。<br>在她正沉醉在摇曳中时,鸡巴已经插入了她的身体,把飢渴了很久的阴道里面塞得满满的、涨涨的、热热硬硬的鸡巴在里面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它还在跳动呢:「看嘛,说好了不弄到里面去的……这下可好了……你看咋办嘛……」<br>陈刚扶着她腰的手并沒有放开,怕她起身退出鸡巴时好按住她:「这只是个意外,你又沒有想……我也沒有想……是在摇动的时候出的意外……滑冰都容易摔跤,何况我俩那地方的确好滑……出点意外也是正常的……」<br>「就你会找些歪理来说……我真被你气死了……」<br>嘴上这样说心中可高兴了,她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台阶下。<br>「趴下来点,让我抱着你……」<br>王丽顺从地弯下腰双肘支在床上趴了下来,她的那对奶子在陈刚的胸前摩挲着,硬烫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泡着让她有一种充实饱满的爽意。<br>他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亲吻,一手搂着她的屁股爱抚:「小乖乖……现在晃晃会比刚才更舒服……」<br>「我不……」<br>她和老公作爱也是被动的接受,但她在静静地享受着插入的乐趣。<br>陈刚双手却让她晃动了起来,他沒有挺动下身。<br>但王丽的身体也配合着他的摇动,同样起到了鸡巴在她阴道中抽插的效果,她已经有十多天沒有作爱了,老公对她很少调情,而且多是爬上来就想幹,女性的性慾反映又要比男性稍慢,有时候老公射精了她才有性慾的要求,刚想爽时对方又不行了。<br>她更喜欢今天的这个过程,赤裸身体的接触、对她的爱抚、亲吻、性器的摩擦、醉人的语言都让她享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性爱,现在是姐夫的鸡巴在抽插自己的阴道,甜蜜的舒爽又伴随着偷情的刺激,由下身传输到身体各个门部位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才不过二十来下的抽插,王丽已经喘着粗气,细声地呻吟着。<br>她事前已经被挑逗得无可奈何,现经过这么一抽插,已经把她推上了快乐的顶峰,她体内犹如开启了的闸门样,非洩不可,她首次急速地摇着自己的身体,用小屄去套弄着姐夫的的鸡巴,然后把陈刚抱得紧紧的、双腿也把他夹得死死的、她在全身心地体验着股股的阴精喷向那硬烫的鸡巴的快感……<br>随着阴道内壁的嫩肉开始蠕动、痉挛、她的身体也在颤慄……<br>陈刚的鸡巴经不住她阴肉的捏弄,就像是非把他的精子挤出来不可,忍也忍不住了,他急速地挺着下身,让鸡巴在她的阴道里快速地抽插,浓浓的精液直射出去与她的阴精匯合,他也把她搂得好紧好紧……<br>一阵吞噬与刺戳的强烈运动后,精的喷发完成了,他们也感到如四肢散了架式的疲惫,鸡巴还在她的阴道里面泡着,搂着就这样迷迷煳煳地睡着了……<br>凌晨六点过,王丽弄醒了陈刚在他耳边说:「快起来……別让姐姐发现了……」<br>「啊……」他快速穿好衣服。<br>「你到外面去吃点东西就上班,一会姐姐问起就说你在墙边蹲了一夜,这会出门去吃早点了……记住,我们说话的口气要一样……」<br>「好……我记住了……」<br>他就熘了出去。<br>出得门来,长舒一口气。<br>「啊,冻冻真好!肏,今晚上还得让她鬧……」<br>只有一室一厅一厨一厕五十平米的住房,陈刚在和坐月子的老婆争吵中被撵出了卧室。<br>不知咋的今天小孩的尿特多,他已经起夜给儿子换了两次尿布了,上班的他经不住这样的折腾,是第三次了还叫他换,实在是忍不住了才和老婆王美吵开了,哪知生小孩后脾气越来越坏的老婆王美还把他关在了卧室的外面,这可是凌晨三点过呀。<br>妈的个屄,早晓得有小孩恁个麻烦,打死老子都不给你日个娃儿出来。<br>这女人的洞洞当时搞起来安逸,现在不但搞不成了还得侍候这个小祖宗。<br>寒冷的冬天让只穿了棉毛衣裤站在门边的陈刚冻得发抖。<br>这可早就让争吵惊醒了睡在外间单人床上的姨妹王丽。<br>「姐,你把门开了好不好?再把姐夫冻坏了我可沒精力侍侯你们三个哈,姐,你听到沒有?」<br>等了一会还是沒有动静,她再次叫到:「你是不是不开门哟?得了,你俩个是我的爹妈,我怕你们了,明天还是叫妈来侍侯你,我也懒得管你们的闲事了。」<br>说着就把被子一拉,遮住了头又睡。<br>原本说好是让她妈来侍候王美坐月子的,但老头子又生病了,沒法,就让王丽把已经两岁的小孩交由妈一起代管,让她来了。<br>王丽迷迷煳煳的睡了三四十分钟,沒人吵了,藉着月光伸出头看了看,卧室的门还是关着。<br>正想转过头再睡,忽然看到一个人影蹲在墙边,着实还吓了一跳。<br>仔细一看原来是姐夫披着她红色的外套还在那里冻得发抖,她轻轻地叫他:「姐夫,我姐她沒给你开门……就一直冻着?……」<br>陈刚说:「她的脾气越来越坏了,我明天还得上班,好冷啊!」<br>王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唉……<br>陈刚说:「有了小孩后,大多时间半夜都是我起来换尿布,今天晚上我已经换了两次了,让她换一次就和我吵,还不让我好好的睡会……」<br>王丽她不便斥责自己的姐姐,但又不忍心眼看着这个一贯令她尊敬的姐夫,现在却冻得可怜巴巴的姐夫说:「要是冻生病了怎么办……姐也是才做母亲,她也不适应,以前我刚有小孩的时候也是这样,你多谅解她点……要不然到我这里来挤挤……先对付一晚上……」<br>她把身子背对着他,又往里靠了靠,留下了半个被子给他。<br>陈刚原本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对这个比他们还先有小孩的姨妹并沒有邪念,今天的确是沒法了,起身走到床边一看,想睡在她脚那边又沒有枕头,只有睡一头了,也就大大方方地爬上了她的床,他也是把背向着她,他们都穿着长的棉毛衣裤,也只有后背的接触。<br>王丽只感到姐夫的身子在发抖,那是刚才冷的,他们就这样背靠背静静地则卧着,谁也不说话,但他们都沒有睡着。<br>过了二十来分钟,陈刚的身体稍微好些,但还时不时地抖几下,身体还沒有完全暖和。<br>王丽轻声地说了句:「姐夫……还沒睡暖和吗?那你转过身来吧……抱着我暖和得快点……」<br>陈刚犹豫了下回答到:「平时不觉得,哪知道今天这么冷啊……」<br>他转过身,一手穿过她的脖子绕到肩膀搂着,另一只手放在了王丽的腹部,他的身体前面紧贴着她的后面,胸、腹、腿都靠得紧紧的,虽说是隔着各自的衣衫,但他还是感到王丽身体的暖和正在传递给他。<br>而王丽却感到他一身冰凉,她用手碰了碰陈刚的手说:「你真的好冷啊……」.<br>她把自己的棉毛衫往上拉了拉,露出腹部后把陈刚的手移到上面说:「手放在这儿吧……暖和得快点……」<br>陈刚的手掌接触到王丽那光滑而暖和的肚皮,好舒服呀,要是脱得个精光抱在一起不知道有多爽,但心中马上一震:別乱想,別乱想,她是好心,可不能有非份之想。<br>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所接触的那地方也变冷了,他的手也暖和了些。<br>他又把手朝腹部的左边移了移停留在那里,又要暖和得多,隔了会又朝右边移了移放在那里取暖,王丽沒有制止,然后他把手不由自主地又移动上腹,最后又是下腹。<br>陈刚的手伸进了她的裤腰,指尖已经接触到她那茸茸的阴毛边沿,那感觉实在是太妙了,这时王丽的身体轻微地抖动了下,他也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手才引起王丽身体的颤动。<br>为了不引起她的思维存在着姐夫和姨妹同床的反感,手又回到的腹部的中间,平时称唿惯了姨妹的词并沒有出口,而是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小丽……你是那么的善良……体贴……令我好感动……好喜欢……」<br>他本想说『好喜欢你』,最后还是把『你』字省略了。<br>「沒什么……」王丽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br>陈刚看到王丽沒有反感的意愿心中暗喜,老婆的不理解促成了和姨妹的亲近,这种机会是不可多得的,就算是不作什么,能如此地搂着她也是幸福的。<br>他的手掌一改规范地在姨妹腹部的停留为转圈式的抚摸。<br>「小丽……我真的好谢谢……你的肚皮给我代来了温暖……我现在的手……我的心……都暖和多了……你知道吗……」<br>当他的手转抚到她腹部的下方时,看是无意却是有意地用指尖在她的阴毛上划过。<br>「我知道……你的手……」<br>她想提醒陈刚的手別再往下方摸了,但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却是:「手是比刚才暖和些了……」<br>「小丽……这里还要暖和些……」<br>陈刚感觉抚摸到她的阴毛边沿了也沒有反对,心跳加速,鸡巴在澎涨,冒着色胆把手往下伸去想抚摸她的屄屄……<br>王丽已经开始感觉到屁股上姐夫的鸡巴变硬,再加上他的手往下插,本能地把双腿夹紧身体一弓,臀部也离开了他些,一只手压在了陈刚的手上,手就停留在阴阜的上方前进不得:「姐夫……別往下摸了……好吗……」<br>这是她习惯对陈刚的称唿。<br>「我是想……那里……更暖和些……」<br>他沒有打算把手退出来。<br>「但是……但是……」<br>她沒有变更姿势,虽然现在的情况已经改变了她的初衷,始终是除丈夫以外的另一个男人这样搂着她,而且不停地在抚摸她的腹部、连毛毛都让他摸到了,可也怪了,自己的手放在阴部一点感觉都沒有,可男人的手摸起来就是不一样,会产生一种无法抑制的快感,也不好说出。<br>她的身体已经有反映了,如果再让摸下去的话自己不知道会作出什么反映来,那会多让人害臊呀。<br>她满脑子乱哄哄的失去了正常的思维,不愿马上丢失现在的快感,但也沒有勇气让对方有进一步的动作,心神不安地犹豫着,只有紧紧地拉住他的手身体也不敢乱动。<br>「小丽……我知道……你的心最好了……我只是……把手放在那里……好吗……」<br>王丽沒有说话身体也不动,在静静的夜晚可以听到她轻微的喘吸……<br>陈刚将下身往前移了移靠紧她,那坚硬的鸡巴刚好就顶在圆圆的屁股中央……<br>王丽的菊花是最敏感的地带了,虽说是隔着布料也让她措手不及地惊吓得双腿一伸下身往前挺地躲开。<br>陈刚看她伸直了身体,手也可以摸到她阴阜上端的肉缝了,他认为姨妹已经在配合他的动作了。<br>食指和无名指压住那嫩嫩柔软的肉往两边一分,中指就落在了肉缝中,指尖刚好在她开始发硬的阴蒂上轻轻地揉了揉,并把身体往前移,鸡巴顶在她屁股的肉瓣上……<br>王丽的胸被陈刚的小臂压着、屁股让鸡巴顶着、羞处还被大手覆盖着揉那敏感的阴蒂、全身都让身边的这个男人包裹着让她显得有些惊慌意乱、口干舌燥、心跳加速、她有些意乱情迷难以抗拒地『嘤』地哼了声:「姐夫……別……別这样……」<br>「小丽……哥就想这样抱抱你……摸摸你……」<br>「別……」<br>「哥好想……摸摸……」<br>「小丽乖……我两三个月沒摸过女人了……今天……真的好想……」<br>「这样……不好……」<br>「都已经摸到了……帮帮我……就让我好好的摸摸吧……我的乖小丽……」<br>这女人呀,都有一个通病,只要她的身体某个部位让你接触过一次,她就不会刻意的拒绝你第二次。<br>王丽也不例外,她叹了口气:「唉……你呀……但是……你可不能……再得寸进尺的……要我了……」<br>她为自己设下了最后一道防缐。<br>「一定……我一定听话……」<br>陈刚发出了喜悦的声音。<br>王丽这才把绷紧了的双腿放松,握住陈刚的手也松开了。<br>陈刚在这时可沒有往下摸,而是抽出手把她的裤子往下拉。<br>王丽急忙拉住裤腰:「別脱……姐夫……就这样摸……」<br>陈刚的手也在她的裤腰上:「我都说了……我一定听你的……只是摸摸……穿上它挡事……我就是好好的摸摸……」<br>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王丽的手才慢慢地松开了,陈刚顺利地脱光了她的内外裤。<br>让王丽平躺着,再迅速地把自己下面也脱得个精光则卧靠着她,这才将手覆盖在她的阴部上。<br>陈刚那结实的大腿肌肉和硬硬的鸡巴刚一接触到王丽则面的髋部和大腿时,她楞了下,怕他有进一步的动作,稍有慌乱地问:「你怎么……也脱了……」<br>「我只是这样挨近你……就已经很舒服了……不敢有別的想法……」<br>「啊……」<br>王丽松了口气,她把自己靠陈刚的那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腹部,只要你不把鸡巴插进我的身体里就行了,就让你摸摸吧,她慢慢地闭上了眼睛。<br>陈刚把头够过去,在她的脖子上轻轻地一吻,王丽觉得痒痒的,脖子跟着一缩,可吻得她又是那么的舒服。<br>陈刚就势把她的耳垂含到了口中,用舌头舔舐着……<br>王丽扭妮着避让:「姐夫……好痒啊……」<br>「乖丽丽……你好可爱啊……」<br>他放弃了吻,可手又在她的大腿根中抚摸着,滑滑的液体从她的小屄渗出,他把中指轻轻地一压,就被她那两片湿滑的阴唇包裹住了,又滑又暖和:「我好喜欢你啊……」<br>「你的手指……都……弄在里面了……」她又伸出手想去拉他的手腕。<br>「沒有呀……我的乖丽丽……只是在你那小花园的门口……」<br>「就是进去了……我知道……」<br>「真的是你感觉错了……是在门口……你不信?要这样才是在里面去了……」<br>他边解说边把中指一弯一压,伸进阴道中的指尖刚好碰到了她的宫颈,他的指头还在那里揉了揉:「感觉到了吗……」<br>突发的快感从那地方快速地传到了全身,王丽身子一哆嗦,让她产生一种就要洩出的慾望,她急忙双腿紧紧地夹住他的手:「啊……姐夫……別动……我……」<br>她咬着牙好辛苦地才说出这几个字。<br>「好,我不动……好可爱的妹妹啊……我哪知道……你那里面这么敏感……」<br>插在王丽屄的的手指果真沒有动了,就这么让手指在她那迷人的温泉里泡着,感受着她那里面的嫩肉还在阵阵的挛动。<br>王丽嗲嗲地嘤了一声:「就怪你……还取笑我……」<br>「我哪是取笑你呀……我的小乖乖……爱你还来不及呢……那水汪汪的感觉已经让我神魂颠倒了……我好喜欢……」<br>「就你嘴巴甜……说些好听的来哄我开心……」<br>王丽将发烫的脸凑过去。<br>陈刚很热情地亲了一口:「这里也应该亲亲……」<br>搂着她肩的那手把她的上衣往上翻,再把胸罩也撸在了她的颈部,抚摸着那柔软丰满的乳房,乳头立即就站了起来,他侧过身子温柔地舔了舔乳头,再含到口中舔吸……<br>王丽扭了扭身子:「唉呀……唉呀……你吸得我……好心慌……痒……」<br>陈刚抬起头:「只是痒?不舒服吗……」<br>「有点怪怪的感觉……也舒服……」<br>「妹夫吃过你的奶吗?」<br>「就只有儿子吃过……他沒有……」<br>「嘻嘻……你还会佔我的便宜……当我是你的儿子了……那我就应该好好的慢慢的再品嚐品嚐……」说着又低下头吸了起来……王丽娇吐露嗔地本想拍打他一下,但又怕发出的响声惊醒了卧室里的姐姐同,就捏了一下他的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真话……」<br>说着又低下头吸了起来……<br>王丽娇吐露嗔地本想拍打他一下,但又怕发出的响声惊醒了卧室里的姐姐,就捏了一下他的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是真话……」<br>陈刚则过头笑嘻嘻地说:「我的好妹妹……那我可就真有福了……我是第一个能吃到你奶的男人了……」<br>说完又吱吱地吸了起来,他的手又在她的阴道里活动起来。<br>上下的进攻让王丽才平息一点的性慾又开始高涨起来,她不由自主地一手扶着陈刚的脖子,一手从腹部滑落在他的大腿上:「不理你了……只知道乱说……」<br>陈刚口手并用,弄得王丽已经发出了细声的欢快呻吟,过了会,陈刚在她耳边悄悄地说:「我的小心肝……翻过身过来……让我抱着你……」<br>「嗯……」<br>陈刚把自己的衣服也翻到的颈边,将她搂到了自己的身上,分开腿,王丽则像个八瓜鱼式的趴在陈刚的身上,双乳紧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挤得变了形,硬烫的鸡巴就压在他们两人的小腹中间,他的手在王丽的背、腰、屁股、大腿间来回的抚摸,嘴也在她的脸上不停地吻着:「乖乖妹……这样抱着你舒服吗……」<br>「嗯……」她将脸靠在他的肩上。<br>「就是有个地方被压痛了……」<br>「哪里……」<br>「鸡巴……」<br>「好难听呀……说些什么啊……」<br>「我不信妹夫就沒说过……」<br>「他才沒说呢,会压痛还抱我上来?那我下去吧……」<br>「不,我喜欢这样抱着你……主要是肚皮不滑才会痛……」<br>他的手摸到了她的羞处并在肉缝里爱抚:「你这里又湿又滑,让这个地方压着就不会痛……」<br>「想得美,我还不知道你的鬼心眼……」<br>「好妹妹,我可是说真话哟,你对我这么好,哪敢和你耍心眼啦……那你说说耍什么心眼……」<br>「我不想说,你自己知道……」<br>「真不知道,说嘛……」<br>「你呀……就想让那地方挨着……趁机好弄我……」<br>「想和妹妹好好的欢喜一回,沒错,可是你也不会同意呀……」<br>「当然不同意……」<br>「所以呀,那只是空想……现在真的还沒敢朝着那方面想……只想你的小屄屄压在上面就行了……又湿又滑的不会痛……也舒服……只要你把身体向上一点点就行了……」<br>「就只是压着?你骗我的吧……」<br>「我骗你幹吗?就只是压着……我保证身体不动……你想想……要是我下身一点都不动……鸡巴又怎么会插到你那里面去呢……」<br>这引起了王丽想到做爱的情节,如果男的不挺下身真还沒法插:「你平时不这样啊,现在满嘴的髒话……一说就是鸡巴鸡巴的……好难听……」<br>「哈哈……我的乖妹妹也开始说鸡巴了……」<br>「还不是你惹起我才说的……」<br>「怪我怪我……爬上来点吧……」<br>「你真不动?……」她还是怀疑他不会动。<br>「好妹妹,就信哥一吧……我真的不动……我发誓,要是我动了的话,天……」<br>话还沒说完,嘴就让王丽的手给挡住了:「別说了……好吧……我信你……」<br>她何尝又不希望鸡巴能贴着她的小屄屄呀?<br>阴道里面可已经让她受不了啦,好似那里面有无数的虫子在爬,痒的除非鸡巴的插入才能止住,又能享受到那充实饱满的舒畅。<br>可是她怕,怕自己忍不住出轨?<br>怕自己的老公知道?<br>怕姐姐指责她?<br>怕以后怎么面对姐夫?<br>可她自己也煳涂了,不知道在怕什么……<br>陈刚扶着她圆圆的两辨屁股往上托,王丽的双膝支撑在床上移动下身,将阴阜压在了陈刚的鸡巴上,她左右轻轻地摇了摇,趟在陈刚小腹上那硬硬的鸡巴中段就被湿滑的两片阴唇裹住了:「这就舒服多了……再上来一点点……毛毛压在鸡巴的头头上了。」<br>「怎么这么多事啊……」<br>王丽又随着他手的搀扶向上移了点,整个鸡巴就顺着卡在了她的肉缝之中:「这下满意了吧……」<br>陈刚把手从她的屁股后面摸下去,由于王丽是趴着的,她的阴道入口还晾在外面,手指轻易地就滑了进去,好多水呀,手指的进入让她的淫水渗了出来,滴落在他的阴囊上,还能感觉到热热的。<br>「乖乖妹……喜欢你好多水呀……都滴在我的卵子上了……」<br>王丽轻轻地揪了他一下:「都怪你……给你压上了……还要拿手来弄我……」<br>「不喜欢吗?……」<br>他又挨揪了下,得到的回荅是:「不知道……」<br>陈刚明白王丽是喜欢接受他这样调情的,嘴里说出的却是相反的话,他才难得和她计较呢,把手扶在了她胸的两边:「你把上身抬起来,让我好好爱抚爱抚你的咪咪……」<br>他的目的是双重的,既可以玩奶子,又可以让她变成坐姿,那整个的鸡巴就可以让她的肉缝好好的夹住了。<br>王丽抬起身子后,也觉得那长长硬硬火热的鸡巴完全卡在她的肉缝里,比刚才那种姿势更舒服,她的那对奶子在那双大手的捏、揉、推、拉下,鸡巴也同时在轻微地摩擦着她的会阴、阴道口和阴蒂。<br>爽、痒、麻、酸、酥的感觉在体内急速的乱窜,她把双腿夹紧他的脘部,想忍着盡量减小那种爽快的感觉……<br>陈刚心里可明白了,她喜欢这种摩擦,但又有顾虑:「好妹妹……別怕……身体放松一点……像这样前后的动一动不单是你……我好会更舒服……我说过我不会动的……你自己动一动还怕什么呢……」<br>「嗯……」<br>能为自己带来快感的动作何乐而不为暱?<br>她试着把屁股慢慢地前后摇动,真的是好爽,陈刚的确也很守信,骑在胯部的屁股摇了二三十下,也沒有挺他的下身来迎合,王丽在朦胧中小心地继续摇着……<br>陈刚知道鸡巴沒有滑进她的阴道是因为晃动的弧度不大,角度也不对,他要调整王丽骑在他身上的角度:「小乖乖……把胸挺过来点……我好再吃吃你的咪咪……」<br>「讨厌……」<br>但还是顺从地把她的胸挺了过来,让奶对着陈刚的口。<br>陈刚扶着她的腰身:「真乖……我吃我的……你摇你的……我们都舒服……」<br>边吸着她的奶子和乳头边用手推动她的身体……<br>王丽正在如痴如醉地前后地晃作,已经意乱情迷的她闭着眼体验着给她带来的快感,突然她张嘴『啊…』了一声就楞住不动了。<br>在她正沉醉在摇曳中时,鸡巴已经插入了她的身体,把飢渴了很久的阴道里面塞得满满的、涨涨的、热热硬硬的鸡巴在里面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它还在跳动呢:「看嘛,说好了不弄到里面去的……这下可好了……你看咋办嘛……」<br>陈刚扶着她腰的手并沒有放开,怕她起身退出鸡巴时好按住她:「这只是个意外,你又沒有想……我也沒有想……是在摇动的时候出的意外……滑冰都容易摔跤,何况我俩那地方的确好滑……出点意外也是正常的……」<br>「就你会找些歪理来说……我真被你气死了……」<br>嘴上这样说心中可高兴了,她是在为自己找一个台阶下。<br>「趴下来点,让我抱着你……」<br>王丽顺从地弯下腰双肘支在床上趴了下来,她的那对奶子在陈刚的胸前摩挲着,硬烫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泡着让她有一种充实饱满的爽意。<br>他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亲吻,一手搂着她的屁股爱抚:「小乖乖……现在晃晃会比刚才更舒服……」<br>「我不……」<br>她和老公作爱也是被动的接受,但她在静静地享受着插入的乐趣。<br>陈刚双手却让她晃动了起来,他沒有挺动下身。<br>但王丽的身体也配合着他的摇动,同样起到了鸡巴在她阴道中抽插的效果,她已经有十多天沒有作爱了,老公对她很少调情,而且多是爬上来就想幹,女性的性慾反映又要比男性稍慢,有时候老公射精了她才有性慾的要求,刚想爽时对方又不行了。<br>她更喜欢今天的这个过程,赤裸身体的接触、对她的爱抚、亲吻、性器的摩擦、醉人的语言都让她享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性爱,现在是姐夫的鸡巴在抽插自己的阴道,甜蜜的舒爽又伴随着偷情的刺激,由下身传输到身体各个门部位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才不过二十来下的抽插,王丽已经喘着粗气,细声地呻吟着。<br>她事前已经被挑逗得无可奈何,现经过这么一抽插,已经把她推上了快乐的顶峰,她体内犹如开启了的闸门样,非洩不可,她首次急速地摇着自己的身体,用小屄去套弄着姐夫的的鸡巴,然后把陈刚抱得紧紧的、双腿也把他夹得死死的、她在全身心地体验着股股的阴精喷向那硬烫的鸡巴的快感……<br>随着阴道内壁的嫩肉开始蠕动、痉挛、她的身体也在颤慄……<br>陈刚的鸡巴经不住她阴肉的捏弄,就像是非把他的精子挤出来不可,忍也忍不住了,他急速地挺着下身,让鸡巴在她的阴道里快速地抽插,浓浓的精液直射出去与她的阴精匯合,他也把她搂得好紧好紧……<br>一阵吞噬与刺戳的强烈运动后,精的喷发完成了,他们也感到如四肢散了架式的疲惫,鸡巴还在她的阴道里面泡着,搂着就这样迷迷煳煳地睡着了……<br>凌晨六点过,王丽弄醒了陈刚在他耳边说:「快起来……別让姐姐发现了……」<br>「啊……」他快速穿好衣服。<br>「你到外面去吃点东西就上班,一会姐姐问起就说你在墙边蹲了一夜,这会出门去吃早点了……记住,我们说话的口气要一样……」<br>「好……我记住了……」<br>他就熘了出去。<br>出得门来,长舒一口气。<br>「啊,冻冻真好!肏,今晚上还得让她鬧……」<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