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快活林中,发现孙蝶,水天姬及金兰姬同时失了踪,高大姐都着急起来,发<br>散人马四出寻找,都没有给果。<br>第二天,宋甜儿从外面回来说:「楚大哥打听到,水天姬及金兰姬其实都是<br>五行魔宫的宫主,他认为很有可能孙蝶就是给她们带走的,并且他也查出了白水<br>宫的位置,于是他今早便和红袖姐已出发去救人。」<br>由于铁心兰及花无缺都失了踪,高大姐及李寻欢便跟着宋甜儿便赶去白水宫,<br>当他们到达时,楚留香和李红已攻破了白水宫了,救出了花无缺及铁心兰。<br>水天姬临走时,还向花无缺说:「如果你想救出铁心兰及孙蝶,你就得去请<br>邀月宫主及南海神尼来黄金宫,我们的主宫有大事与两位前辈共商议。」<br>之后,他们发现白水宫中的一个宫女全不懂武功,从她的口中得知了很多消<br>息。<br>再细问之下,竟发现她原来就是武林四大美人之一的秋灵素,也是现任丐帮<br>任慈的夫人。<br>楚留香强笑道:「无论夫人容貌变得怎样,夫人的风姿,仍是天下无双,在<br>下能见到夫人的风仅,已是三生有幸了。」<br>蒙着脸的秋灵素道:「你不必安慰我,因为我并不难受,我容貌被毁的这十<br>二年,才是我一生中最平静的日子。」<br>各人都感到十分困惑,高大姐行到秋灵素身旁,缓缓地道:「你的容貌怎会<br>被……」<br>秋灵素叹了口气,道:「你们自然不知内情,移花宫宫主本是个世上武功最<br>高,但心肠却是最坏的女人。」<br>铁心兰道「她…她和夫人有什么仇很」<br>秋灵素道:「没有仇恨,她甚至只不过见过我一面而已。」<br>高大姐道:「那么她为什么……」<br>秋灵素打断了她的话,轻轻叹道:「在江湖传说中,据说她有一个魔镜,有<br>一天她问这面镜子:谁是天下最美丽的女人」<br>秋灵素道:「这面镜子说我是世上最美丽的女人」<br>秋灵素道:「她于是来了找我,她动也不动地对我凝注了一个时辰。然后忽<br>然问我:你是愿意我杀了你,还是愿意毁去自己的容貌」<br>她目光似已自黑纱中穿透出来,凝注花无缺,一字字接道:「那时,我才廿<br>三岁,对生命真是充满了热爱,我纵不再美丽,但能活下去,总比死了的好,于<br>是我喝下了那瓶药水。」<br>花无缺道:「啊!是移花宫的毁容水,是移花宫是用它来惩治那些背叛移花<br>宫的宫女的……唉!」<br>秋灵素又叹息道:「当年我跟着任慈不久,这个土龙从东瀛学武归来,一心<br>要与中原武林正派的高手们,较一较高低,那时任慈接掌写帮门户未久,正是他<br>的全盛时期,土龙既有打遍天下武林高手的雄心,自然不会错过了他,回到中土<br>还未多久,就向任慈送出了一封挑战信,约其与他决斗。」<br>楚留香道:「土龙也未免太狂了些,中原各大小门派中,卧虎藏龙,武功高<br>明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又岂是他一个人能打遍的」<br>秋灵素道:「任慈接到土龙的挑战情后,为了丐帮的声名,自然不能退却,<br>何况他那时血气正盛,也正想和这东赢归来的剑客,一决高下。」<br>这一段武林奇人的故事,本已充满悲壮之气,此时被世上最温柔、最高雅、<br>最体贴的人妻秋灵素,以她那独有的优雅语声说出来,更是动人心魄。<br>秋灵素道:「不过,原来土龙在同一天已和燕南天在魔宫决了一战,他的内<br>力已消减不少,再加上他被任慈的棒打中,内外伤一齐发作,当天就不支而死,<br>直到临死前,也没有说一句示弱的话,更没有丝毫埋怨任慈之意,只说他能死在<br>战场上,已算不虚此生。」<br>李寻欢仰天长叹道:「这土龙也不肯示弱,更不肯失信,明知必死还是应战,<br>当真不傀是天下少见的英雄好汉。」<br>楚留香道:「这土龙虽算是个硬汉,但魔宫一直有称霸武林的野心,今次他<br>们的举动,不知背后又隐藏着什么的阴谋」<br>铁心兰问道:「那么你又为什么会被困魔宫之中」<br>秋灵素看着花无缺道:「如果你想知想我为什么在被困在这里,以及想知道<br>我丈夫、铁如云及燕南天被困的地方,都行!但你先要为我复原我的容颜。」<br>花无缺点点头道:「前辈,虽然没有家师之命,无缺本不可以答应,但是为<br>了救人,无缺只管答应。」<br>秋灵素红着睑看着花无缺道:「你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br>花无缺也红着脸的看着秋灵素道:「前辈,不如我们去一个较为适合的地方,<br>才进行复颜之术吧!」<br>秋灵素红着的睑带点期望的眼神道:「好吧!进来我的房间吧!」<br>进到房间后,秋灵素站在床边,她向身后的花无缺说:「把门关上吧!」<br>花无缺把房门关好,便一步一步的行到秋灵素的身后,花无缺心想:「天下<br>四大美人之一,必是个衣着华丽、浓妆艳抹,甚至满身珠光宝气的女人。」<br>但他错了。<br>花无缺觉得很吃惊,他想不到一个风尘女子打扮得竟是如此朴素,甚至可以<br>说连一点打扮都没有。<br>他吃惊,因为他年纪尚小,对女人懂得却不多,而这女人对男人的心理懂得<br>却太多了。<br>她知道自己越不打扮,才越显得出色脱俗。<br>男人的心理的确很奇怪,他们总希望风尘女子不像风尘女子,而但当他们遇<br>着个正正当当、清清白白的女人,他们又偏偏希望这女人像是个风尘女子。<br>所以,风尘女子若是像好人家的女子就一定会红得发紫,好人家的姑娘若像<br>风尘女子,也一定会有很多男人追求。<br>在他印象中,每个风尘女人,脸上都带着甜甜的笑容,当然是职业性的笑容。<br>但这女子却不同。<br>她非但不笑,而且连话也不说,就坐在椅子上,冷冰冰地坐着,简直像是个<br>木头人。<br>秋灵素轻柔道:「无缺,你过来拥着我吧!」<br>花无缺说道:「前辈,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我做这种事呢」<br>秋灵素道:「叫我灵素吧!因为你让我想起年轻时,也有很多像你这样的美<br>少年来追求过我,我失去了的光阴,今天想把它找回来。」<br>花无缺说道:「如前辈你喜欢的话,晚辈定当尽力而为。」<br>秋灵素道:「都说,称我灵素吧!」<br>花无缺道:「灵素姐……你难道真的要……要……」话未说完,花无缺忽然<br>发现秋灵素的手已放在他的两腿之间,而且还在轻轻地移动,秋灵素的手又轻又<br>软。<br>花无缺慢慢地按着秋灵素的臂膀,并在她背嵴轻轻抚摸着。<br>秋灵素只觉得自己全身也都已软了,又热又软,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十二<br>年来没有被男人触摸过,她内心的欲火是一触即发的。<br>秋灵素看着他,微笑着道:「你看来好像真的紧张得很,难道你从来也没有<br>碰过女人」<br>花无缺红脸说:「都不算正式碰过,但也算是碰过的!」<br>秋灵素有点放荡地笑了:「好吧!让我成为你第一个女人吧!」<br>花无缺看着秋灵素被毁坏的容颜说:「前……灵素姐……不如让无缺为你先<br>行恢颜再说吧!」<br>秋灵素点点头:「好吧!就依你的吧!让你试试天下第一的口技!」<br>花无缺心想:「听说高大姐的口技也是天下第一的呀!究竟这两位美人,谁<br>的口技才是天下第一的呢」<br>花无缺在思考时,秋灵素已经在湿吻他的龟头了,他的脑筋已想不到任何东<br>西了,因为他的龟头实在搔痒到了极点,那种感觉直沖了上他的头顶!<br>花无缺看着秋灵素在亲吻他的龟头,她的眼波不时地偷看着他;他也感到秋<br>灵素巧妙地在口中,以她的小舌头撩弄他的龟头小口。<br>同一时间,秋灵素那一只温柔的手,那一只比丝绸还要柔滑的手,在慢慢地<br>套弄着他的棒子了。<br>花无缺的棒子,就是太习惯那一种的感觉,令它立即变得硬硬了。<br>花无缺在想起每当他在偷看大宫主出浴时,二宫主便会在他身后为他打枪,<br>于是,他很快的便想射出来了,秋灵素见状,亦加快手中的动作。<br>不久,花无缺突然从秋灵素口中,拔出了他的铁棒来,把精液颜射在秋灵素<br>的脸上。<br>秋灵素都迎接着,并慢慢地,用手把精液均匀地,涂满容貌被毁的部份。<br>当花无缺的精液全射出后,他便坐在床边,为秋灵素运功,过了不久,秋灵<br>素脸上的容貌便回复到原来的了。<br>